网络自杀者约有90%死于一氧化碳中毒
2020-10-30 19:26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独生子小谭成长在一个离异的家庭。父母何时离婚,自己都记不得了。母亲没有工作,整日打麻将闲玩,上学时他的花销全部由父亲支付。到处游玩的他,平时基本不和母亲通话,而与父亲也有一年半没见面了。

济南美好心田心理咨询室东霞介绍,当一些具有自杀倾向的人聚集在一起时,会产生一种心理感染或心理暗示。面对死亡每个人都会恐惧,但当具有自杀倾向的人聚集在一起时,从众的心理暗示会让人克服内心的恐惧和懦弱,这就是网上相约自杀群体产生的根本原因。

常见的自杀者,多是有情绪上的疾病,比如抑郁症。数据显示,约20%的重度抑郁症患者自杀成功,而抑郁症患者实施自杀的概率远超过这个数字。预防“相约自杀”,要从预防自杀念头开始。因此,引入心理危机干预尤为重要。她建议,当一个人遇到挫折和困惑时,可以找好友倾诉,或者找专业的心理工作者咨询,不要寻求那些所谓“同病相怜”的“志同道合”者。

19日,该女孩家属介绍,她平时患有抑郁类精神疾病,近日从哈尔滨来济赴约。得知女儿准备自杀的消息后,母亲心脏病发作。但家人并不打算来济,准备汇钱让女孩自己回哈尔滨。

几天前,小谭从网上贴吧收到一陌生网友的私信:“一起走!”没经过太多思考,他快速回复:“时间、地点?”简短的几句对话,两人便达成共识:“一起离开这个世界!”

美景没能动摇他自杀的念头。18日上午8点多,来济数日的小谭在宾馆里接到电话,网上认识的一男一女要来见自己。没有任何警惕,3人快速碰面,开始在济南闲逛,甚至不知道走的是哪条路。

头发高高竖起,身上带着文身,偶尔夹杂几句英文,这是1997年出生的小谭给人的第一印象。在江西省井冈山出生的他,目前在河北省石家庄做绘图设计,每月4000多元的奖金。酷爱摄影和旅游的他,这次来济南,仅仅是为散散心,“大家说烧炭自杀那就尝试一下喽”。

有没有考虑过自杀的后果?小谭面带微笑回答:“你不觉得这样很刺激吗?”他认为,自己就是在玩一玩。出院后,他决定回石家庄上班,就像一切都没发生过。最后,他笑着反问记者:“还有什么想问的吗?”

“醒醒,你家是哪的?”医生边抢救边尝试了解3名孩子的情况,但没有结果,孩子任何亲属都联系不上。3人戴着氧气罩,全无意识。

“傍晚,我们一起吃的饭,他俩去超市买了一些东西,我在外面等着。”小谭说,之后3人一同来到天桥区名泉春晓小区,21楼那个房间是男子租的。一同携带回来的还有一堆木炭,3人准备在这里一同离开这个世界。

进入21世纪,网络自杀的现象急剧增加,这种自杀方式在日本出现得最多。网络自杀者约有90%死于一氧化碳中毒,多使用炭炉烧炭自杀。

19日凌晨,症状较轻的小谭苏醒了过来,伤势较重的另外一男一女一直在重症监护室,凌晨4点左右清醒过来。医生称,3人的命都捡回来了,但即使抢救过来,两人也会有一星期的危险期,是否会有后遗症现在还不明确。据了解,小谭昏迷后,最后赴约的女孩及时拨打110报警,宝华街派出所民警立即赶到现场的同时拨打120急救电话,自杀人员才从死亡线上被拉回来。

“进屋时满屋子的烟,3个小孩都躺在地上,旁边还有一盆正在烧的木炭。”18日23:00多,刚抢救完的120医生气喘吁吁地介绍。在省交通医院的抢救室内,是满屋子的医生和3个直挺挺躺在床上的孩子,两男一女。

四五天前,小谭从石家庄乘坐动车到达济南西站。“我自己从济南西站出来后,徒步走到历下区,看了一路的风景。”小谭说,他去过大明湖、泉城广场……“济南是一个美丽的城市。”

随后,小谭被对方拉进一个群,在聊天中他认识了另外一男一女,也都是“90后”。他们互不相识,只互相知道对方的性别,但却快速决定,从各自所在城市奔赴济南。只是没想到,最初组织他们认识的那个男子,却爽约了。

“自杀联盟”的第4人是一名23岁的女孩,若无她报警,小谭等3人将无人搭救。“这个姑娘现在在派出所,但另外3人的情况,她什么都不了解。”18日24点,宝华街派出所办案民警介绍。

离开医院后,记者来到3人租住的该小区a区2号楼2101房间。记者看到,房间的防盗门已被撬开,虽然一直通风,室内还是可以闻到木炭烧过的味道。防盗门内侧被黄色的胶带死死地密封住。在房间北侧卧室内有3个不锈钢脸盆、1个铁锅和1个塑料脸盆。其中铁锅和1个不锈钢脸盆内盛满了木炭,已被水浇灭。房间客厅桌子凌乱,放着3罐啤酒和3瓶二锅头,其中一瓶二锅头已经被打开喝过了。

18日晚8点多,饱含一氧化碳的缕缕炭烟,弥漫在济南一出租屋内。“90后”小谭在离家千里的济南,与另外两名外地来济赴约的“90后”,如约点燃木炭自杀。烟雾在室内弥漫着,其中两人相继滑倒在地,小谭最后一个昏倒在地。若非随后赴约的第4名成员报警,3条年轻的生命将就此凋零。

相约自杀的4人都不是济南人。另外两名“90后”的身世,小谭并不清楚,“只知道那名男的在读高三,学习压力比较大。女的情况不了解。他俩此前也互不认识。”小谭说,在他昏迷之前房间里一直都是3个人,至于谁报的警,以及后来怎么得救的,他并不清楚。

从彼此陌生到相约“同年同月同日离世”,3人在网上没有聊太多,见面也没多聊。

18日晚上,除小谭外的两人喝了很多酒。“他俩把门窗都关死了,一开始木炭盆在里面一间屋里,后来觉得太热,来到客厅。木炭点燃后,他俩不一会儿就晕过去了,我看到情况不好,就赶紧把一间屋子的空调和窗户都打开了,想把他俩都拉进去。”小谭说,他先去拉那个女子,没有拉动,之后感觉头晕、无力,也倒在了地上。

值得注意的是,介绍他们认识的“神秘第5人”,却缺席了这次陌生人的“聚会”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fuelprices.cn永利澳门网站-澳门贵宾会vip090-体育平台-伟德在线版权所有